来自 众彩网彩票专家官网 2018-08-31 23:42 的文章

不代表什么但我们身上的枪伤就是最好的证明大

周石屿脸上神色不动,继续大声吼道:“没有人会把你们当成懦夫,你们胸前的勋章可以不代表什么,但我们身上的枪伤就是最好的证明大熊,你已经没有胳膊了,还有你,猪大肠,你娃都少了一条腿了,都还杵在这儿干什么,看看那边,你们老婆和儿子在等着你现在,我命令,要离开的,向前一步走”
 
    被周石屿点名的一个黑黑的极为敦实的士兵满脸悲愤一步踏出,双目赤红,怒吼道:“长官,我不服,我不走”
 
    “你不服什么?这不是你大熊参军时最大的愿望吗?老婆孩子热炕头有什么不好的,你的伤残津贴足够你过几年的好日子,华商集团即将成立的工厂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份不错的工作,绝对能保证你一家在四川衣食无忧”周石屿同样厉声吼道
 
    “是,我原来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我不能走,长官,你看看你的身后,我们敢死连的160个弟兄,就躺在哪儿,躺在哪儿看着我们尤其是老赵,他一定在哪儿瞅着我,那颗炮弹飞过来的时候,如果不是他推我一把,我恐怕掉的就不是一条胳膊,可是老赵他”士兵说着说着难掩自己的悲伤哽咽起来,“我是掉了条胳膊,可我还可以帮着看管库房牵牛喂马,还可以给你们保养枪,我能干的活儿还很多,我还能抽空来看看躺在这儿的弟兄们,我宁愿不要那些津贴,我只要留在敢死连”
 
    “长官,我们都不走”剩余士兵集体上前一步,但却是表达了和周石屿命令完全相反的意思
 
    周石屿不变的脸色终于变了,眼里噙出了泪花,但却是带着笑,猛然回头看向刘浪,“长官,您看到了吗?这就是我敢死连全体的回答,我们,绝不离开,这个敢死连的兵,我们当定了”
 
    “不,从此再也没有敢死连了”刘浪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周石屿脸色猛然煞白
 
    周石屿颤抖着双手接过属于自己团队的军旗,面向惊喜万分的四十五名敢死连官兵,迎风一展,鲜红色的军旗上,“敢死营”三个金黄色的大字在夕阳的余晖下熠熠生辉
 
    而他们身后站着的三千余官兵虽然依旧是站的笔直,但眼里闪着的艳羡光泽还是显露出了他们的内心并不像他们表面那般平静
 
    这可是独立团第一次授军旗,第一次为一个营级单位授命,这绝对是巨大的荣耀
 
    可是,艳羡归艳羡,却没有一个人不服古山惨烈一战的确算是罗文裕最惨烈的一战之一如果没有自毁坑道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那一招,敢死连就真的像他们的连队名称一样死干死净了他们付出了百分之七十的战死率,不仅换来的是日寇一个半大队和两架战斗机的全灭,更重要的是,让日寇首次失去了战胜独立团的信心
 
    可以说,正是古山一战,第八师团的傲气彻底被打没了
 
    他们拥有获得这个荣耀的资格
 
    “程远山,夜袭敌重炮大队部出列”刘浪继续吼道
 
    程远山带着那晚仅剩的二十八人出列,迅速的在刘浪面前站好
 
    “程远山,率部300人夜袭敌重炮大队,当场战死268人,战后因伤牺牲5人,战死率为我军之冠,全歼敌重炮大队近千人,炸毁重炮十台,缴获山炮十三台,所取战绩亦为我军之冠”刘浪声音不大,却贯彻全场
 
    继而,刘浪伸手接过唐永明踏着正步送过来的军旗,双手执旗递向程远山,一字一顿道:“今,独立团团部,授程远山“刺刀营”军旗,令你成立刺刀营,重铸那一夜之辉煌”
 
    “是”程远山双目晶莹,接过军旗
 
    在自己仅余二十余人部属面前展开血红军旗,程远山嘶声大喊:“弟兄们,你们英灵不远,看我刺刀营替你们杀鬼子啊!”
 
    全军为之肃然,同时有些期待,这两支由连转营的部队在长城之战都立下他们都为之震撼的功勋,无人不服,就是不知道,这第三面旗帜会授予那支部队
 
    他们分明都看见,迟大奎中校郑重的取出一面军旗,等着刘浪下一道军令
 
 第621章 最后一面军旗(1)(第4更 )
 
    每一个步兵营,每一个战斗单位,在这场长城之战中,都表现出了自己的英勇。可以说,除了被授旗的两支伤亡较大战斗单位以外,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所在单位能获得团座所授的最后一面军旗。
 
    只是,军旗只有一面,团座会授给谁呢?
 
    所有官兵们眼神热烈又带着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