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众彩网彩票专家官网 2018-08-31 23:43 的文章

非凡的战斗意志和精神让他们获得了这面名为磐

这最后一面军旗,是属于我团第三支由连队升级为营级的部队,他们在罗文裕攻防战中表现出的非凡的战斗意志和精神让他们获得了这面名为“磐石营”的军旗。”刘浪接过迟大奎双手捧过来的军旗,朗声尉的炮兵连,只要友军需要,冒着敌人重炮报复的炮火,甚至将炮都推到了山顶和日寇对射,八天下来,总共射出足足000发炮弹,平均每门炮要射出700发炮弹,那对于炮管来说是极为危险的,随时都有炸膛的危险。可炮兵连官兵没有一人退缩,吃睡都在炮前,直至整个攻防战结束;
 
    凌洪肖风华二人率领的特种大队,从全团尚未出川之始,他们就已经踏上征途。全团需要他们传来的战场信息,没有他们数月的风餐露宿,我们独立团就会像是一头瞎了眼的老虎,空有一身本领和热血,却无从施展。战斗的间隙,我们入睡的时候,他们却趴伏在冰冷的冬夜里警惕的观察着敌军的一举一动,我们需要他们的支援的时候,他们就像一支隐藏在黑夜里的箭,一定会出其不意的插入敌人的心脏,给予敌人最惨痛的一击。如果有人问我,我独立团那支战斗部队最累,最危险,我的回答一定是,特种大队。
 
    。。。。。。
 
    每当刘浪提到一个战斗单位,该单位的官兵们无不昂首挺胸,那是属于他们的荣耀,是用英勇和无畏打出来的荣耀。
 
    而站在一边的人们,听着刘浪一支部队一支部队的介绍,对战争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每一次胜利,都是眼前的300坟茔里躺着的烈士们和在场的这些身形笔直站着的勇士们用鲜血换来的。
 
    独立团的每一个人,都是好样的。
 
    可是,这面军旗该属于谁呢?听完刘浪对麾下各战斗单位中肯的点评后,仿佛,他们都符合领取军旗的条件。
 
    一时间,除了军人们静静的站着等待刘浪的命令以外,外圈站着的老百姓纷纷议论开来。
 
    就连老叶同志带领的十几个高材生亦不能免俗。
 
    “我觉得这面军旗非刘大柱连长所在的二营一连莫属,60人迎战200人,还反杀了对方一百人,自身仅阵亡6人,这战绩实在太逆天了。”一向老实内向的彭武这次倒是先忍不住了,为自己的偶像连队拉票。
 
    “错,没听刘团长第一个点的是一营一连的名吗?虽然没说太多,但一个连队守主阵地,你可以想象所承受的压力,就这,还能毙杀日寇上千,磐石营,给的就是这种不动如山优秀连队,很符合他们的特点。”瘦瘦的钱伟推推鼻梁上的眼镜,很笃定的分析道。
 
    “就你能,什么都叫你看破了,人家刘团长就能请你去当参谋长了。依我对刘团长的了解,这些优秀的连队却都未必。”熊真却摇摇头,否决了两位同学的分析。
 
    “那还有谁?你要是说对了,以后我俩都喊你当大哥。”两人明显有点儿不服气。
 
    “嘿嘿,听刘团长往下说你们就知道了,反正他说的这些连队,恐怕一个都轮不到。这个大哥,我当定了。”熊真却是很自信。
 
    叶企孙听着弟子们小声的争论,却也不插言,任他们各抒己见。既然出了校园这个象牙塔,他们就已经踏入了社会这座大熔炉里锻炼,他们需要用自身的体会去领悟人生百态,这是他们必经的一个人生过程。